河源源城确保10月底基本完成农民土地确权颁证

2017-09-05 10:51:00  来源:南方网


  这几天,河源源城区埔前镇赤岭村村民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很多农民都领到了一张类似住宅产权证的红皮证书。这,就是俗称土地“身份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可别小看了这个证书,有了它,村民承包的土地,就由“不动产”变成了“活资产”。

  在今年全市农村工作会议上,河源提出,要围绕创新体制机制,坚持把深化农村综合改革作为破解“三农”难题的重要抓手,最大限度释放农村各项改革的综合效应,为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注入新活力。就源城区而言,该区农村土地确权工作涉及埔前镇、源南镇、东埔街道、源西街道等4个镇(街)的28个行政村、250个村民小组。全区应确权农村土地确权耕地任务总面积(2009年国土“二调”集体耕地面积)36813亩,土地确权颁证任务(2013年土地承包农户数)13130户。

  8月22日上午,源城区埔前镇赤岭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仪式上,袁水展等10多户村民现场领取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截至今年8月15日,全区已完成确权实测面积36596亩,占应确权面积99.41%;已完成打印确权证书20个村,发证农户10337户,占应发证农户数78.73%。

农户领到了土地确权证,一个个笑开怀。

  地块再小也有编号

  正值当午,灼热的阳光照射在身上,让人感觉快要燃烧一般。而刚刚拿到土地确权证书的袁水发却没有因此停下脚步,领着源城区农业局局长、确权办主任刘斌一行人直往田间走去。袁水发的田地离村委会仅800米远,田地里的水稻看起来长势好极了,一阵风拂过,掀起层层绿浪。

  “再也不怕起争执了,这个最有说服力。”拿到耕种了几十年土地的“身份证”,今年67岁的袁水发心中像吃了颗“定心丸”。他们一家祖居库区,1958年修新丰江水库时搬至赤岭村居住,由于当地人多地少,1989年,当时一家9口人,分得的地才不到8亩,平均每人才七分半,每一分地在袁水发眼中都是“命根子”,尤其是像这些旱涝保收的“宝地”。不过,前几年,细心的袁水发发现,隔壁有个别不规矩的田主总是削田埂,以扩张地界,为此他们还争吵过几次。面对被削得越来越薄的田埂,袁水发觉得很憋屈,而如今有了这张“身份证”,他表示再也不怕了。

  在村委会会议室里,一张即将发放的红色封面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清楚地记录了赤岭村杨一经济合作社杨瑞贤一家承包的13块地,每块地的大小、形状、四至等都清清楚楚。13块地涉及幼儿园、中心更、水打岭、塘肚、三亩田等地。记者注意到,杨瑞贤一家承包地为5.6亩,最小的一块地编号为4416021012050200215,面积仅0.05亩,位于塘肚,地块四至都很清楚;其最大的一块地编号为4416021012050200213,面积0.88亩,地块四至也十分分明。在0.88亩承包地块示意图里,地块北边跟4个村民家的地块接壤,上面清清楚楚地标注着相邻地块的户主名字。

  拇指印按了10多个

  “不要小看了这本证,6块地,2.34亩,按了10多个拇指印,我记得很清楚!”谈到给自家土地办“身份证”的过程,赤岭村坜二经济合作社张群生说。“不过,按再多拇指印,也不觉得累,这给土地办证,一分钱也不收,那心里甜啊!”他的一席话赢得不少围观村民的共鸣。“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好事啊,早拿到证早安心。”现场不少村民如是说。

  给现有土地确权是一项细致的工作,那么困难到底在哪儿呢?赤岭村支书、村主任杨年辉分析说,就赤岭村而言,土地确权遇到的困难主要是土地台账不健全、外出务工人员多、部分土地现状改变等。以土地台账不健全为例,目前二轮延包至今已有10多年了,当地有些地块台账残缺不全,导致部分田地地界、面积、归属等不清晰。另外,以前地界限不清晰,部分土地出现跨市、跨村的“插花地”现象,这也增加了工作协调的难度。赤岭村与邻市博罗县一村紧邻,不少地块与博罗县一些村交错分布,增加了不少难度。

  会做“绣花功夫”

  第二轮承包农户底册资料为基础数据,通过实际丈量、测绘公司测量复核等环节,绘制精确的田亩示意图并形成报表,挨家挨户确认签字并公示。土地确权专业性强,要把每家的土地测量清楚,让农民签字认可,信息归档,这可不是一项小工程,用杨年辉的话讲,相当于做了一次人口普查。

  “对此,村干部要学会做‘绣花功夫’,磨刀不误砍柴工,做了前期工作,一些工作就会迎刃而解。这次土地确权,村民们都很支持,田地不清楚的地方,他们都会来现场帮忙确认。”杨年辉感慨。据悉,赤岭村迁移、外出务工人员多,公示修改时难以召集村民回来进行修改工作,给成果资料制作、农户信息收集、资料签名工作带来很大困难。针对这一现象,新一届村“两委”班子积极广泛宣传发动土地确权,采取多种灵活方式进行宣传,让村民了解土地确权对他们的好处,增加村民积极性以及参与热情。

  推进土地确权工作,这无疑是对村“两委”工作班子能力的检验。刘斌认为,不为确权而确权,这既锻炼了村干部,更是赢得了老百姓对村干部的信任。“村干部一碗水端平,咱服气!”袁水展说,这不,他一拿到证就带着区镇村干部到地里去看看。

农户对发展农业生产充满了希望。

  把土地“装进口袋”带着走

  像赤岭村一样,相同的节奏,几乎在源城区各镇办、各村同步进行着。

  记者从源城区获悉,面对土地面积大、权属争议多、时间任务紧等现实情况,全区上下采取强化组织领导、精心谋划运作、规范组织推进、开展精准确权等一系列措施,迅速启动并扎实推进了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特别是今年年初以来,源城区按照要求,集中力量,攻坚克难,加快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并提出今年10月底前基本完成土地确权颁证任务,11月至12月进行扫尾工作。

  “这地以后不管谁种、咋种,承包权都是我家的,一看证就能找回来。”张群生说,自己共有6块土地,地块面积不大,最大的一块地是0.44亩,最小的只有0.01亩,且分散到6个地方,耕作起来很不方便。“希望政府以及相关部门将这些土地整合起来,提升土地的使用价值。”赤岭村不少村民如是说。杨年辉也表示,赤岭村地势平坦,水利设施也不错,可以实现连片规模种植,发展绿色产业,带动绿色旅游业,帮助村民发家致富。

  确了权、颁了证,关键是要让产权要素“活”起来。“土地确权之后,相当于把土地承包权变成了农民的存折,装到口袋里,变成‘活资产’。确权颁证,也可以说是解开了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发家致富的‘扣’。确权不是目的,促进产权流转,唤醒农村沉睡的财富,才是归宿。”刘斌说,该区还计划筹建综合性农村产权交易机构,将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林地使用权、森林和林木所有权等纳入市场进行交易。这样一来,想进城的农民,可以把土地流转给专业大户、家庭农场进行合理开发,获得租金收入,也可以以土地入股,获得股权收入,想种地的农民,可以用土地抵押贷款,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

  落实中央关于土地承包经营权长久不变的政策,解决农村贷款抵押的难题,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促进城乡要素的自由流动——源城区的农村改革探索,离这样的目标渐行渐近。记者相信,源城农民可以通过土地交易,使流转有保障、贷款有抵押、创业有资本、合作有基础、种田有责任,这一目标已不只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