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深化改革小农户共享红利

2019-01-09 09:14:00  来源:南方农村报


  广东乡村振兴服务中心发布2018年度“三农”十件大事⑥-⑩

  6

  建设产业园玩转“一村一品”

  “种柑几十年,没想到还能玩出这么多花样!除了制作传统陈皮,还可以做成小青柑、柑普茶、‘陈皮虫’饲料等产品。”梁景成在江门新会种植陈皮柑30多年,近年来随着陈皮产业的融合发展,他的收入也在不断增长,“种了40亩新会陈皮柑,年收入超过90万元”。

  作为第二批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新会陈皮产业园以陈皮为特色优势产业,以龙头企业为平台,推动生产、加工、销售、休闲旅游融合发展,促进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效衔接。

  “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农业科技园。”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把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作为实施质量兴农战略的重大举措。广东计划3年投入75亿元,到2020年创建150个现代农业产业园,最终形成“百园强县、千亿兴农”的农业产业兴旺新格局。目前,广东已认定了50个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创建名单,每个产业园享受5000万元省级财政补助资金。

  同年8月,广东省印发了《广东省“一村一品、一镇一业”富民兴村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计划每年整合资金10亿元,每年扶持100个镇、1000个村发展“一村一品、一镇一业”,与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有机结合,依托产业园平台,做大做强特色优势产业,进一步推动广东农业产业振兴。

  ◥点评

  创建现代农业产业园、发展“一村一品、一镇一业”是广东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重要举措,是有力促进产业融合发展、拓宽农民就业增收的重要渠道。发展产业化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规模化生产是农业产业化的内在要求。一家一户的分散经营、农业企业的单打独斗已不适应农业发展形势的新要求。发展现代农业,必须打破区域界限,突破规模优势,走农业区域化布局、一体化经营、合作化生产的路子。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正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重要载体和抓手。与此同时,各地发展“一村一品、一镇一业”,围绕当地优势主导产业,制定农业品牌发展规划,有利于多渠道整合资源,打造农业品牌,突出地方特色,从而形成产业兴旺的新格局,真正实现富民兴村。

  7

  振兴小农户衔接现代农业

  2018年,河源连平县三角镇石马村的村民可谓笑开了花。该村打造特色扶贫产业,通过引入餐饮龙头企业,采用“公司+基地+合作社+贫困户”的生产模式种植无公害蔬菜,实现“企业先下单,基地来协调,农民再生产”。村民一亩地的收益从原来的每年1000元跃升至现在的约1.5万元。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统筹兼顾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扶持小农户,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把小农生产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9月2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意见》。

  近年来,广东省积极培育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大力发展“公司+农户”等模式,把政策扶持力度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小农户数量挂钩,总计带动约620.5万农户就业增收。

  2018年11月,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办、南方农村报社承办的第十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暨“乡村振兴中的企业责任——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全国研讨会在贵州贵阳召开,国内多位知名“三农”专家和企业代表共同探讨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的衔接之路,全国逾百家企业联合签署发布了“东西部扶贫协作与乡村振兴企业责任倡议书”。

  ◥点评

  在我国,小农户有着重要的战略作用,但也面临老龄化、兼业化严重,竞争力不强等问题,存在规模小、产能低、产品质量差等问题,制约着我国农业现代化发展。

  但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小农户仍将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主体。可以说,没有小农户的现代化,就没有农业农村的现代化,也没有国家的现代化。

  乡村要振兴,就要实现小农户振兴。要解决农村贫困、实现农民增收,就要把分散的小农户整合起来,让他们与现代农业发展接轨,共享改革发展红利。这需要更多新的经济组织方式,需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参与,需要广大农业龙头企业的带动,需要建立完善的专业化社会服务体系,等等。

  8

  “头雁”工程选优配强带头人

  海鲜市场的烂泥路铺上了水泥;新建的文化公园绿草茵茵、健身器材一应俱全;崭新的路灯在深夜给古老的渔村增添了几丝温暖。满头银发的阿公阿婆三三两两聚在小巷中、树荫下闲谈,偶尔传来孩童的嬉笑打闹,村庄一片静谧祥和。七年蜕变,昔日的“白粉村”一去不复返,阳江市岗列街道对岸村实现华丽转身。由问题村变为文明村,村民说,因为村里有一批团结、肯干事的村干部。而十九大党代表、对岸村党总支书记梁鼓劲则是这批村干部的领头雁。

  乡村振兴,关键看基层干部。2018年4月26日,广东乡村振兴工作会议提出大力实施“头雁”工程,把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引领乡村振兴的坚强战斗堡垒。12月29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的决定,将村委会、居委会的任期由3年改为5年。

  2018年6月,广东省委办公厅印发《广东省加强党的基层组织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将对全省1.92万个村党组织书记履职情况进行全面摸底排查,坚决撤换不称职村党组织书记;在保持现有投入规模的基础上,2018-2020年三年新增安排71亿元,推动欠发达地区基层党组织全面进步、全面过硬。

  ◥点评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主要看基层干部。无论是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还是修改村(居)委会任期,都是为了加强基层组织建设,为基层治理和乡村振兴“撑腰”。党的基层组织是农村各种组织和各项工作的领导核心。长期以来,党的基层组织出现弱化现象,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发挥不强,因而农村治理工作出现诸多问题。进入新时代,基层党组织建设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只能巩固不能动摇。此外,因基层村(居)组织任期较短,坊间以“一年干、两年看、三年等着换”的说法概括了部分村干部的现实状态。修改村(居)委会任期,有利于促进村和社区公共事业健康有序发展,有利于保持基层群众自治组织负责人队伍相对稳定。

  9

  集体经济组织有了“身份证”

  2018年11月16日,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等10个新成立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获得了农业农村部颁发的登记证书,这标志着我国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首次有了“身份证”。“有了这张‘身份证’,我们就可以开设银行账户,开展市场经营,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了。”小岗村第一书记李锦柱代表村集体经济组织领取登记证时说。

  目前,全国已有超过13万个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完成改革,共确认集体成员2亿多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可以凭登记证到相关部门办理公章刻制和银行开户等相关手续,以便发挥好管理集体资产、开发集体资源等作用。

  ◥点评

  伴随城镇化、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的迅速推进,农村集体经济规模快速扩张。但由于归属不明确、登记五花八门,过去我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存在底数不清、权属不明、经营不畅等多种问题,对内管理混乱,容易出现“小官大贪”,对外缺乏法定身份,对接市场寸步难行。农村经济发展步入法治化轨道的重要性与紧迫性日益凸显。2017年10月1日开始实施的《民法总则》已经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列为特别法人,这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立法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如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获得合法身份,是依法“治农”迈出的关键一步,为继续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奠定了基石。

  10

  拆旧复垦指标交易农民获益

  梅州市丰顺县汤西镇大罗村岳潭自然村是一个已20多年无人居住的空心村,2018年2月,岳潭拆旧复垦项目启动。8月,该项目顺利通过专家联合验收,实际完成复垦农用地43.081亩。12月12日,在省复垦指标交易平台成功交易,成交单价为50万元/亩,交易总金额达2154.05万元。这将为贫困的大罗村集体带来250多万元的收益,岳潭村民小组则可分享1200多万元的收益。这是广东拆旧复垦指标交易第一单。

  2018年1月15日,《广东省全面推进拆旧复垦促进美丽乡村建设工作方案(试行)》出台,提出将拆旧复垦腾退出来的建设用地指标以公开交易的方式,流转用于城镇建设,并把收益返还给农村、农民,用于脱贫攻坚和美丽乡村建设。

  ◥点评

  拆旧复垦农村闲置建设用地,是促进城乡间要素合理流动的一种创新思路。“土地增量”被乘上“指标交易”这个制度创新因子,释放出的不仅是流向乡村社会的财富洪流,更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动农村改革再出发,开辟出一条笔直而宽阔的前行路径——在守住基本制度底线的前提下,通过将实物资源转化为财产权利,农村、农民同样可以成为城市发展建设成果的共享者。